3A情色台灣榜

3A情色台灣榜

最近更新 博客 Create Blog

【情色文學】和懷孕的表弟妻愛愛
From theHULK 1 年 前 187次觀看

近由於裝修房子,所以搬回了在濱江小區的房子,這裏的房子裝修好之後一直沒來住過,搬進來的第一天還真的有點睡不著。
就在住進來的一個星期左右,那天下午我由於前一天加班到天亮所以沒去公司在家。
大概兩點左右有人在按我門鈴,我開了門一看有個挺著大肚子的女人站在我門口,你是?我是啊明的老婆,菲菲。
大概看出了我的疑惑,她怯生生的回答了我的問題。
哦,是菲菲啊!請進請進!我忙不疊的開了保安門,讓這個叫菲菲的女人進了屋。
她是我表弟的老婆,上一次見面還在半年前,由於我不住這裏,再加上我經常出差,很少參加家庭聚會,所以一下子沒認出來,再說了現在她又挺了個肚子。
她道了謝進了屋很難為情的說明瞭來意,原來她出門的時候忘帶了鑰匙,原來想去婆婆家的(也就是我舅舅舅媽家)電話打過去沒人接,再加上路又遠,正巧走到樓下擡頭看見我在陽台晾衣服,所以就上來了,想在我這裏休息一下,等我表弟下班回來。
(她家在三樓,我家在四樓,當初拆遷的時候分的)你就在這裏休息好了,沒關系。
我倒了杯水給她,然後打了個電話給我表弟,誰知道那家夥張口就教訓了他老婆一頓,說她一天到晚丟三拉四的,末了還說了句,今天要加班,到家起碼晚上九點。
看著垂淚欲滴的菲菲,我隻好義務當了回政委,權說了幾句。
然後也沒話說了只好陪她坐在沙發上,拿著電視遙控器翻來翻去。
孕婦大概特別愛睡吧,坐在沙發上她居然睡著了。
我一直沒有很仔細的打量過她,今天可是很難得有這個機會。
菲菲是個五官生的很精緻,有著一張小孩臉的可愛女人。
她長的不高,大概在一米六一左右,但身材卻很好,皮膚又白又嫩,胸口那對原本就高聳的乳房,由於懷孕的關系變的更加飽滿。
我盯著睡著了的她,心裏活絡活絡的,胯下的肉棍也悄悄的擡起了頭。
我有點心煩意亂,手裏的遙控亂按,沒啥好看的,我就直接接上衛星電視了,也不知怎的,我也睡著了,大概就早上睡了三四個小時睡眠不足吧。
睡了不知道多久,我忽然醒了過來,但是我沒馬上睜開雙眼,我隻是微微睜開眼睛瞄了一下,頓時眼前一亮。
菲菲原來已經醒了,她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衛星電視裏的成人激情大片。
此刻她滿臉羞紅胸口起伏得厲害,雙手不時握拳又放開,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裏正在高低起伏不停。
我悄悄挪了一下身子貼到了菲菲身邊,她好象完全被那激情的場面吸引住了,看來孕婦還是有需求的,這時我偷偷將手繞到菲菲背後,搭手在菲菲肩上。
菲菲看了我一眼,雖然象徵性的扭了一下身體接下來卻沒有反對,我更進一步微微使力,將菲菲靠向我的身上。
我想菲菲已經被那些激情場面迷惑了,非但沒有拒絕,而更像小鳥依人般的將頭直接靠在我的肩上。
真是感謝衛星電視,感謝HBO,給了我如此機會,我往下望著菲菲高低起伏的胸膛,赫然從她敞開的衣襟裏面發現一對豐滿而乎之欲出的乳房,延著乳溝往下,我看到她裏面的胸罩,而令我興奮異常的是,菲菲身上穿的是一套粉紅色的蕾絲款式的胸罩。
我不時邊聞著菲菲的發香,不時欣賞著眼前的風光。
到後來菲菲已經不知所措的把手搭在我的腿上,都渾然不知。
我也配合著菲菲的情緒,趁機把手放在菲菲那白嫩的大腿上。
我可以感受到菲菲身上微微的顫抖,但是我們都沒有動。
不知過了多久,螢幕上做愛的情節愈來愈激烈,我也開始在菲菲大腿上來回撫摸。
嗯....菲菲顯然感到舒服而沒反對。
我更是藉著撫摸,一寸一寸的往上移動,一直到我的手已經進入她的寬大的孕婦裙裏面。
嗯....菲菲時而把眼睛閉上,彷佛在享受我撫摸的快感。
我慢慢的偷偷將她的孕婦裙無聲無息的往上掀。
一直到了腿根處顯露出來,我看到了菲菲的三角褲,跟胸罩是同一組的粉紅色半透明三角褲。
而菲菲似乎並沒有發覺她已經春光外洩了。
我看著菲菲露出來的三角褲根處,包著私處的部份已經滲出一些水漬的痕跡,很顯然,菲菲此刻正處於春心蕩樣的狀況。
但是我極力的克制住想去撩撥那片禁地的沖動,因為我認為時機還未完全成熟。
片子終於演完了,這時菲菲才似乎猛然恢複理性,急忙將她掀起的裙子拉下。
然後滿臉通紅的看著我。
我用手指輕輕擡起她的下巴溫柔的和她說:你累了,去裏面睡一會兒,我去做晚飯,你今天就在我這裏吃晚飯。
菲菲似乎已經沒有了思考,沒有了大腦,很聽話的進了我的房間,睡上了我的床。
我則去了廚房製作今天的晚餐。
一個小時後我做完了晚餐,向房間走去。
悄悄進了房,我躡手躡腳的上了床,鑽進被窩裏,菲菲沒有任何反應。
我靠著菲菲的背,偷偷的看著菲菲的身體,菲菲隻是穿著內衣褲。
隔了許久,我忍不住伸出手輕輕撫摸著菲菲的背脊,菲菲似乎振了一下。
摸了一陣子之後,我把手伸過去環在菲菲的腰上,見菲菲又沒反應,我就更大膽的在她的隆起的腹部撫弄,再慢慢的往上移,碰到了胸罩。
我又慢慢的將手往上,貼在菲菲的雙峰上面,菲菲仍沒反抗。
於是我放心的隔著那一層蕾絲,開始搓揉起來,並將嘴唇貼在菲菲的背上,親吻著她的肌膚。
嗯.....菲菲終於有了反應。
我偷偷的用另一隻手將胸罩的扣子從後面解開,前面原來繃緊的蕾絲,一下子松了開來,讓我的右手順利的滑進裏面。
我結實的握著菲菲的乳房了,我來回左右的搓揉著,並不時捏捏菲菲的乳頭。
嗯....嗯....菲菲的反應愈來愈強烈。
我親吻菲菲背部的嘴唇也慢慢上移,吻著她的肩,再順著往上吻著她的脖子,大概碰到菲菲敏感的地方,讓她身子震了一下。
我的右手慢慢放棄了菲菲的乳房,往下移向隆起的小腹,我在小腹上撫弄了一陣子後,再一寸寸往下探去,碰到了三角褲的邊緣。
這時我的嘴已經吻到了菲菲的耳朵後面,右手再潛入三角褲底下。
我的心已經快跳出來了,我的右手摸到了菲菲的陰毛。
而菲菲這時再也忍不住了。
哥哥....不....不要....不可以....菲菲轉過身來看著我說。
菲菲....我這時有點尷尬,因為伸進菲菲三角褲裏的手正整個貼在陰毛上面,而一根中指已經伸進菲菲的那條裂縫裏面,就是因為觸到了菲菲的陰核,強烈的刺激讓她突然的回過神來。
我們互相凝視著,搭在菲菲陰戶上的手不知道該縮回來,還是繼續。
空氣彷佛凍結住了,我們就這樣看著對方眼神。
終於,菲菲開口了。
哥哥,不可以....我是你菲菲,不可以這樣。
我知道此刻絕對不能再妥協,不然一切都前功盡棄了。
我沒回答菲菲,而是用行動回答。
我一口含住菲菲的乳房,開始吸吮,另外扣在陰唇上的手也開始用手指抽動。
啊....哥哥....不....不可以....快住手....啊....哥哥....啊...不要....我仍然不理會菲菲的哀求,吸吮乳房的嘴放了開來,往上吻,從脖子往上....一直到了菲菲的臉上。
不....不要....嗯....啊....不要....菲菲的聲音愈來愈細,甚至把眼睛閉上了。
我就趁著這時吻住菲菲的嘴唇。
起先菲菲緊閉著雙唇抗拒,我則不斷的用舌頭企圖把它頂開,隨著我右手指的抽動,菲菲的淫水已經汩汩的流了出來,雙唇也放鬆了,我順勢將舌頭伸進菲菲口中。
嗯....嗯....嗯.....滋.....滋.....嗯......菲菲幾乎放棄抵抗了,任由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翻攪,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過去的舌頭。
我狂烈的吻著菲菲,一手搓著她的乳房,一手在三角褲裏扣弄她的小穴。
一會兒,菲菲原本夾緊的雙腿慢慢的不由自主的打開了,我趁機雙手拉著她三角褲旁邊細細的松緊帶,將她的三角褲褪到大腿處,菲菲整個小穴已經完全畢露在我的面前。
啊....哥哥...不要....不可以..菲菲虛弱的反抗著。
菲菲,我知道需要的!我邊說邊脫去了自己的內褲。
哥哥...可是....我好怕.... 菲菲,別怕!握著他!我說著就拉著菲菲的手去握我的陽具。
「啊....哥哥....好大」菲菲驚呼了出來,但是卻沒有鬆手的意思,反而順從的握著我的陽具。
我這時已將菲菲的內褲全部褪下了。
我反過身就將嘴貼向菲菲的陰戶上,用手撥開那兩片肥嫩的陰唇,開始用舌頭舔弄。
啊....啊....嗯....哥哥....好舒服....」菲菲舒服的忍不住發出淫聲,並開始套弄我的陽具。
由於我是反過身來,姿勢有點不自然,我怕壓住她的大肚子乾脆側著身子,舔弄她的小穴,並企圖將陽具靠近菲菲的嘴邊,讓菲菲用嘴去含它。
菲菲幾個月未經人道,那裏經得起我這樣的逗弄,在我一陣吸吮的強烈刺激下,她最後終於放開心結,一口含住了我的陽具,開始吞吐的吸吮。
一但打開了她的心防,一切就容易多了,不久我離開菲菲的小穴,翻轉過身來,馬上抱緊菲菲又摸又吻,不讓她有停下來思考的機會。
啊....不.....要弄壞小寶寶的!等菲菲驚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,我不顧一切往前一頂。
滋一聲,順著菲菲的淫水,一下子我的雞巴全根沒入菲菲的小穴裏面。
啊!好大!哥哥你的好大菲菲忍不住呻吟了出來。
你輕點好不好?我怕肚子裏的寶寶。
好,菲菲...我要來了。
我將姿勢調整了一下。
嗯....菲菲已經豁出去了,將雙腿大大的分開。
我於是開始輕輕的抽送。
菲菲擡起身子,低頭親了親我的雞巴,然後跨坐在我的上方,用手扶著我的雞巴向下坐去,我感覺雞巴忽的一下就被一團柔軟的滑潤的肉包住了,懷孕的女人的陰道就是爽!她把我的雞巴吞沒後,開始上下動了兩下,我把手扶在她的腰部,真是十分受用。
她忽然趴在我的身上,圓圓的大肚子壓在我身上感覺真好,她的陰道開始聳動擠壓我的龜頭,而且越來越快,她的腰部一挺一挺的,陰道不停的收縮聳動,很有節奏和技巧,也十分有力,她的呻吟聲也大了起來,後來她的頻率越來越快,就象幹力氣換活一樣喘著粗氣,發出嗚嗚的叫聲。
我又驚奇又興奮,從來沒享受過這麼美妙的性交,也沒見過在床上這麼瘋狂的懷孕的女人。
隻見菲菲臉色潮紅,頭髮也亂了,流著汗水,兩個大白乳房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動,我萬萬沒想到這個女人懷孕了都如此狂放,如此會搞!這種刺激和驚喜無法用語言表述。
我平躺在床上,低頭看著倆體相連處,一條肉棍亮晶晶的沾面了淫水,不停的插進抽出,兩片水腫的陰唇完全翻開,被擠的緊貼著包裹著雞吧。
我也配合著向上挺著腰,幫助她盡力插到最深,雙手伸到前面,揉搓著她的乳房,捏弄著奶頭,並把奶頭拉扯到很長。
菲菲大聲的喘著氣同時更加瘋狂的做著最原始的動作,並叫我狠狠的弄她的乳房,她大概感覺出我快到了,更是拼了命的上下套動著,她的陰道就像一張嘴,不停地吞吐撫弄著我的雞巴。
忽然她的陰道一陣收縮,我的龜頭明顯地感到一陣溫熱,菲菲緊緊地抱著我,緊緊地夾著我的雞巴,我也一陣酥麻,頭腦一陣暈眩,兩手緊緊地扒住她的兩片屁股,雞巴用力向上頂,精液噴射而出。
這一次,我們兩個同時達到了高潮

【情色文學】蕩母的兒子
From theHULK 1 年 前 264次觀看

一天的早晨,三十四歲的楊淑影正為她那十六歲兒子,江達霖準備好早飯,江達霖就來到餐廳,江達霖一看到他的母親的穿著,眼睛裡充滿了驚訝。

江達霖的眼中現在所看到的,是他那美豔風騷的母親楊淑影、他日日夜夜作為手淫對象的楊淑影,正以一襲十分性感的、短窄的、透明的迷你短襯裙穿著,呈現在他的面前,那種淫蕩的樣子,比全身赤裸更有魅力,看得江達霖血脈賁張。

楊淑影感覺到兒子驚訝的上下打量著她的衣著,她迎著兒子的目光,楊淑影下半身不由得一陣麻癢。

江達霖兩眼發直地盯著楊淑影那透明短襯裙裡的乳房,及兩腿之間三角褲內那黑黑的陰毛,及又凸、又隆的陰戶猛看,嘴裡不禁貪婪的猛吞口水。

楊淑影緊身短襯裙包裹住她那圓翹的臀部,而在白色透明迷你短襯裙裡,穿著一件又小又透明的粉紅色三角內褲。

楊淑影那黑茸茸的陰毛清晰可見,這對於一個才十幾歲的男孩,他怎麼受得了這樣的誘惑呢?

楊淑影從眼睛餘光中,她感覺到她的親生兒子正色瞇瞇地盯著她的身體,而且目光似乎集中在她豐滿的雙乳和兩腿之間鼓漲的陰部。

楊淑影心裡想著兒子視姦自己肉體的樣子,她那饣淫穴裡的淫水就湧了出來。

楊淑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她走到江達霖身邊,說:「達霖,早上媽媽特地做了早餐,你快吃吧!你不是常說吃外面的早點都吃膩了嗎!」

江達霖說:「謝謝媽媽,我最喜歡吃你燒的菜了。」

楊淑影說:「那就快點吃吧,媽媽剛才吃過了。」

跟著,楊淑影靠近過來,她的手放在江達霖的椅背上,然後她蓄意把她的雙峰壓在她兒子的臉上,說:「我到客廳休息一下,你吃飽後來陪媽媽一下,我們母子有一段時間沒在一起聊天了。」

跟著,楊淑影扭擺著性感的肥臀,往客廳方向走去,江達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楊淑影的圓臀上,他看著楊淑影擺動著又圓、又翹的屁股,從他身邊離開,江達霖的肉棒又勃起了。

坐在沙發上的楊淑影扭過頭,對坐在身邊的兒子關切的問:「江達霖,最近功課要緊嗎?」

江達霖有點結巴起來,說:「沒!沒甚麼,很簡單的!」

楊淑影說:「達霖,媽媽漂亮嗎?」

江達霖激動的說:「媽媽,你在我心目中是最漂亮的女人了。」

聽到兒子讚美,楊淑影內心無比的歡心。楊淑影試著讓自己的聲音自然而溫柔,但是她自己都聽得出來,自己的聲音竟有些顫抖的說:「達霖,媽媽穿這樣好看嗎?」

江達霖也顫抖的回著說:「好好看。」

楊淑影說:「你喜歡看媽媽這樣穿嗎?」

江達霖說:「媽媽,我好喜歡,媽媽好漂亮,媽媽穿這樣好性感。」

楊淑影說:「你真的這樣認為嗎?」

江達霖說:「當然,媽媽的身材真的好棒,穿這樣好性感好好看。」

楊淑影知道她的親生兒子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的高聳的雙乳和陰部。而從江達霖雙眼裡冒出來的熊熊欲火,彷彿連她自己的下體都被燒到了。

楊淑影的下半身不由得火熱而搔癢,她頓覺子宮一陣痙攣,滾燙的淫水正不聽使喚地從自己肥嫩的騷小浪穴裡洶湧流出。

楊淑影故做嬌嗔地說:「壞兒子,看你色咪咪的一直看,好像要把媽媽吃了一樣。」

江達霖被楊淑影一說,他羞紅著臉低下頭,吞吞吐吐地回答:「媽媽,對不起啦!實在是因為!因為媽媽真的太性感了!」

楊淑影看到江達霖的羞態,她愛憐的將江達霖摟在懷裡說:「你喜歡看,媽媽以後就都穿這樣給你看,好嗎?」

江達霖被楊淑影只穿著短襯裙的身體一抱,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令他更加的興奮,短褲內的雞巴也不由得更為堅硬。

楊淑影說:「看過女生的陰戶嗎?」

江達霖說:「沒有。」

突然,楊淑影大膽的說:「想不想看媽媽的陰戶?」

江達霖興奮的問:「媽媽!真的讓我看?!」

楊淑影說:「媽媽是教你認識女人的陰戶!你可要仔細看喔!」

楊淑影說著慢慢撩起她身上的短襯裙,露出了她的三角褲,蜜汁又從她的小浪穴流了出來,她能感到它們把她的內褲淋的更濕了。

楊淑影兩條腿顫抖著,她只覺得從下身又流了好多淫水出來,也不知道散發出的腥味有沒有被兒子聞到。

楊淑影想:「啊!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!」

楊淑影看到江達霖充滿欲火的眼神,讓她股間不由得一陣酸麻,楊淑影帶著挑逗的眼神,將身上的透明睡衣往上撩起,露出豐滿的乳房,大乳房隨著呼吸而起伏,乳暈上像葡萄般的乳頭那粉紅色的光澤讓人垂涎欲滴,而下身只有那件只包住私處的小三角褲,隆起的陰戶,茂盛的陰毛已從三角褲邊緣跑了出來。

江達霖看到楊淑影修長的大腿和豐滿的臀部,在窄小的三角褲包裹下,充滿了十足的性誘惑。

江達霖忍不住蹲了下來,靠近楊淑影的臀部,仔細的欣賞那平日只能隔著洋裝或窄裙所看見的豐滿臀部,現在沒有任何阻隔的呈現在他眼前,粉紅色透明的三角褲緊包著鼓凸凸的陰阜上,透出的陰毛黑壓壓的一片都看到了,陰毛濃密地延伸到小腹,如絲如絨的覆著那如大饅頭般高凸出的陰阜,扣人心弦。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,將整個陰戶的輪廓,很明顯的展露在他的眼前,這種興奮讓江達霖衝動得熱血沸騰,陽具堅挺。

江達霖看著楊淑影下體那粉紅色三角褲底端,因為緊繃而陷入一條清楚的細縫,江達霖終於清楚的看見那道裂縫,他意外的發現上面是濕的,這一幕看得他血脈直往上沖,幾乎想把臉貼上去。

楊淑影露出淫蕩的眼神,望著她的親生兒子說:「想摸媽媽的身體嗎?」

江達霖問:「媽媽!真的嗎?能讓我摸嗎?」

楊淑影說:「當然,你愛怎麼摸就怎麼摸吧!」

江達霖聽到楊淑影說他可以讓摸他已渴望已久,他的親生母親的身體,興奮加上緊張令他手足無措,江達霖忍不住雙手環抱住楊淑影豐滿性感的臀部,然後將臉貼在上面,擡起頭望著楊淑影火熱的眼神,母子兩人四目交接,引發最原始的欲望。

楊淑影的粉臉湊了過來,母子緊緊地擁抱在一起,楊淑影的舌頭伸了進去江達霖的嘴裡,毫不猶豫的吻他。

江達霖也響應楊淑影的行為,他抱緊楊淑影和她接吻,舌頭輕輕的吸吮楊淑影甜美的香唇,楊淑影舌頭深入嘴裡時,江達霖也用舌頭迎接互相纏繞,母子就這樣沈醉在熱吻中。

楊淑影激動的把手伸進江達霖那短褲握住他一根滾燙的肉棒,用力地上下套弄起來。

江達霖激動地呻吟著說:「啊!媽媽!啊!」

江達霖伸出他的手,沿著楊淑影的臀部然後向上移動,直到到達她的乳房,不斷地揉捏她那豐滿的雙乳,雙手因為用力過猛,指尖陷入肉裡。

江達霖激動地說:「啊!好舒服!媽媽的乳房真好!好柔軟。」

江達霖把楊淑影的乳頭夾在自己的手指之間,不斷地擠壓,然後把楊淑影的乳頭唅在他的嘴裡,飢渴地吸取,他的舌頭研磨著乳頭。

楊淑影無力地呻吟著說:「噢!乖兒子!吸它,用力的吸吧,達霖!」

楊淑影的乳頭腫漲著充實在江達霖的嘴內。楊淑影交美柔軟的聲音、火熱的眼神,再再的刺激著江達霖,這使江達霖更賣力地吸吮。

江達霖用力地吸吮楊淑影的乳房,用舌頭上下撥弄著因興奮而腫漲的乳頭,然後他的舌頭由她的胸部,開始往下舔,直到雪白的大腿內側,然後用頭擠進了楊淑影的大腿,臉朝著她的陰戶。他抱緊楊淑影屁股,把臉貼在陰部上摩擦,火熱的呼吸噴在敏感的地方,楊淑影有如被電流從後背掠過,感覺到內褲底側已經被陰部湧出的大量淫汁弄濕。

楊淑影呻吟著說:「喔!啊!達霖!快!媽媽!好癢!喔!啊!」

江達霖的手自然而然的伸進楊淑影的三角褲裡,撫摸著她豐滿的臀部。他凝視著楊淑影,一手慢慢的探向她的三角褲,先是用整個手掌,隔著那一層透明的薄紗輕撫著楊淑影的陰戶,再慢慢的撐開鬆緊帶,終於摸到了她那濃密的陰毛,他愛憐的從陰毛往下輕輕的撫摸著。

江達霖輕輕的褪下楊淑影這件已經濕透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,他的心跳加速到極點,他的親生母親的陰戶整個呈現在他的面前,濃密的陰毛從小腹一直往下延伸,下面一條裂縫已經濕潤,兩片陰唇微微的張開。

江達霖欲念如狂,猛的將頭埋入楊淑影的兩腿之間,用力吸入楊淑影的淫小浪穴發出的又騷又香的氣味,然後撥開她濃密的陰毛,把嘴壓在濕淋淋的陰唇上,開始貪婪的吸吮,並且把舌尖插入楊淑影的陰戶翻攪。

楊淑影騷浪的說:「乖兒子!好兒子!插重一點,對!對,就是那裡!啊!啊!媽媽好爽!」

江達霖分開楊淑影的陰唇,用他的手指搓,並且用他的舌插進了她那摺疊的肉壁。楊淑影的喉嚨開始發出深沈的呻吟聲,並且深深的抱緊江達霖的頭,以免自己無力的傾倒在沙發上。

江達霖努力地吸著楊淑影的淫小浪穴,不斷用舌頭在陰道一進、一出的舔著。楊淑影開始呻吟並且把她的的陰戶拱起到江達霖的面前。

楊淑影緊緊的抓住江達霖的頭,她的臀部努力的往上頂。江達霖的舌頭深向楊淑影陰戶的深處猛烈的舔著,又用中指插入她那又濕、又浪的小浪穴裡攪動,刺激得楊淑影淫蕩的不斷扭動自己的下體,浪叫不停地說:「啊!好兒子!用力舔我!吃我的淫小浪穴!媽媽受不了!」

突然地,楊淑影猛抓江達霖的頭髮,把他的臉更加的進入她的陰戶裡,説:「喔!達霖!我要高潮了!寶貝,舔我!快舔我!啊!兒子!快!媽媽好爽!快!你舔的媽媽爽極了!」

楊淑影的肉體不斷地痙攣,她的大腿不斷地發抖,她的臀部不斷地撞擊著江達霖,淫水滴落在沙發上。

而江達霖仍然不斷地舔著楊淑影的陰戶,並且插入一隻手指去更深入陰戶,去把她的淫水挖弄出來舔吮。楊淑影的淫液不斷外流,流到整個大腿根部,然後流到沙發上,把沙發弄濕了一片。

楊淑影的身體痙攣著,她的雙手緊緊抱住江達霖的頭,大聲地淫叫起來說:「哦!我的乖兒子!好兒子!你舔的媽媽好爽!媽媽受不了了!哦!用力吸呀!好兒子!用力舔媽媽的肉穴呀!哦!哦!媽媽要出來了!乖兒子!你把媽媽弄出來了!哦!好棒!不行了!哦!哦!你舔得媽媽好爽!媽媽受不了了!快!舔死媽媽吧!把媽媽的浪穴吸幹吧!天呀!哦!出來了!泄了!」

好一會,楊淑影才平靜下來,她微笑地看著江達霖,說:「喔,達霖,我的乖兒子!剛才太美了,媽媽讓你弄出了一次高潮。」

楊淑影分開她的腿,把一隻腳放在椅背上,另一隻放在地闆上,將雙腿大大的打開,她用雙手淫蕩地撥開那覆蓋著毛髮的美麗陰戶,毫不羞恥地對著江達霖,說:「現在,該是讓我的寶貝兒子體會插乾親媽媽淫小浪穴的時候了。來吧,孩子,幹媽媽吧!」

江達霖爬到楊淑影身上,臉對著臉地看著她,他那一根勃起的肉棒觸到了楊淑影的陰毛,強烈地刺激著他的龜頭。

楊淑影伸手往下一探,捉住江達霖的肉棒,滿心歡喜地說:「哦,好硬,我親兒子的雞巴好大啊,媽媽愛死了。」

楊淑影兩手握著江達霖堅硬的雞巴,導引龜頭對正她的陰道口。由於陰道口早已濕成一片,江達霖的屁股順勢向下猛力一挺,堅硬無匹的碩大雞巴就順利地進入了親身母親的神聖陰道裡。

江達霖很高興的說:「哦,媽媽,我終於操進你的騷小浪穴,終於和媽媽亂倫了。」

江達霖將身體往前頃斜,他把他的淫嘴壓上楊淑影的紅唇,和她邊幹、邊熱情地擁吻,兩人的舌頭開始互相吸吮,江達霖雙手則猛力的壓擠揉搓楊淑影那碩大的乳房。

楊淑影說:「喔!我的天啊!我的親生兒子的肉棒真好,插得媽媽好爽!嗯!再來!喔!」

楊淑影在江達霖的雞巴插入陰道中時,緊縮小浪穴腔的肌肉,將雙腿圍繞住江達霖的腰際,使兩人的下部能緊緊的靠在一起,然後用陰道的肌肉去夾緊自己親生兒子的肉棒。

江達霖說:「哦!媽媽!你的小浪穴真緊!夾的我好爽!我要幹死你!喔!」

江達霖發了瘋似的壓在楊淑影赤裸的肉體上,柋一邊又吻又咬、一邊又揉又掐肆意揉捏玩弄楊淑影白嫩高聳的肥乳,同時屁股瘋狂挺動,狂風巨浪般的抽插著楊淑影的小浪穴。

楊淑影說:「哦!是的!哦!乖兒子!幹得好!幹得媽媽好舒服呀!好兒子!乖兒子!快呀!再用力點!哦!用力幹,幹死媽媽!啊!」

楊淑影的淫聲、浪語使得江達霖更加獸欲如狂,他將胸膛整個壓在楊淑影的乳房上,兩人緊緊的摟抱,使楊淑影的大奶好像要被壓扁一般。

江達霖的手向下移去,緊緊的抓住楊淑影豐肥雪白的大屁股,用力的向上托起,大雞巴猛力的,深深的,頂入楊淑影陰道深處,直抵子宮頸。

楊淑影說:「哦!對!好兒子!用力地乾媽媽!哦!兒子在幹他淫蕩的媽媽!啊!淫蕩的兒子和媽媽!哦!呀!繼續乾媽媽!哦!用力乾媽媽的騷小浪穴呀!狠狠地幹!幹死媽媽!哦!」

江達霖越來、越快,越來、越用力地插幹楊淑影,並且喘息如牛的叫著說:「媽媽!我的雞巴大不大?操得你爽不爽?啊!啊!操死你,操死你!你個騷婊子!哦!哦!我的媽媽!你的小浪小浪穴真緊!媽媽!操死你!幹死你!幹爛你的賤穴!哦!啊!哦!」

江達霖一邊幹著,一邊手搓揉楊淑影的乳房,並用嘴吸著用舌頭撥弄著,因高潮而堅挺的乳頭,上下的快感相互衝擊著,使得他陷入瘋狂的狀態。

楊淑影說:「我的好兒子!用力的幹!乖兒子!用力地幹吧!媽媽以後要你!天天都幹我!用力抽插媽媽吧!我要你狠狠地操媽媽的小淫穴!噢!受不了了!快!再用力!噢!太美了!好!好!親親!媽媽的浪小浪穴!快要被你幹穿了!媽媽快去了!」

聽到楊淑影的浪叫,江達霖竭盡全力猛烈地衝擊媽媽的身體,將他的大肉棒插進她身體的最深處。不久感到龜頭開始發熱,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,想要爆發的欲望充斥全身。

江達霖說「媽媽!我!快受不了了!媽媽!好爽!啊!我要射了!」

忽然間一陣哆嗦,一股精液源源不斷地噴射進楊淑影的子宮內。遭到熱液的衝擊,楊淑影全身彷彿觸電般顫抖著,同時也泄了。之後兩母子相擁一起,癱軟在沙發上。

楊淑影和江達霖母子倆人休息了一會,他們一起相擁地到了楊淑影臥房的床上,這一對亂倫母子,他們已經沈淪在亂倫的狂濤巨浪之下。

亂倫性交的刺激所帶來的興奮,激動得他呼吸越來、越重,江達霖壓在楊淑影的身上,下面的動作從來就沒有停止過,下身依然有力地挺動著,拼命地把肉棒往媽媽的肉小浪穴深處擠送。

江達霖將胸膛整個壓在楊淑影的乳房上,兩人緊緊的摟抱,使楊淑影的大奶好像要被壓扁一般,下身有力地挺動著,拼命地把肉棒往楊淑影的小浪穴腔深處激烈抽插。

江達霖說:「哦!幹!幹你!我幹死你,媽媽!喔!媽媽,我幹死你這騷媽媽!幹你!幹死你這亂倫媽媽,喔!媽媽!」

楊淑影說:「快!幹我!從我騷穴生出來的好兒子!快幹媽媽!快用力幹!幹穿媽媽的騷小浪穴!快用我生給你的大雞巴!幹你的媽媽!」

「蔔吱!蔔吱!蔔吱!蔔吱!」、「啪!啪!啪!啪!」、「伊嗡!伊嗡!伊嗡!伊嗡!」兒子那根雞巴抽插他的親生母親小浪穴腔的聲音、恥骨與恥骨互撞的聲音、床鋪搖晃的彈簧聲,還有淫誨的叫床聲,交織成一部性愛交響曲。

楊淑影淫蕩地扭動著屁股,把整個肥臀拼命往上挺,完全承受了江達霖猛烈的抽插,說:「啊!好!爽!啊!好舒服!重一點!幹爛媽媽的騷小浪穴!媽媽!的!小浪穴好癢!快幫媽媽止癢!快!媽媽!爽死了!對!再插深!點!啊呀!好舒服!啊!喔!」

江達霖一邊用力地猛幹媽媽,把媽媽帶上一個又一個的高峰,一邊大聲的淫叫著說:「哦!插死你!幹死你!媽媽!哦!媽媽,哦!幹!幹你!你這臭小浪穴!幹死你!幹死你這勾引親生兒子的臭婊子!我幹死你,媽媽!啊!我的騷小浪穴媽媽!」

楊淑影說:「我的乖兒子啊!從媽媽騷小浪穴裡出來的好兒子!兒子的雞巴又粗!又長!喔!用力的幹!噢!對,幹死你這個淫賤的媽媽!就是這樣!啊!喔!寶貝!啊!快點!快啊!好棒啊!啊!我好喜歡!騷小浪穴好爽啊!好兒子!你比你爸爸還要棒!比你外公!比你舅舅!都棒!啊!好爽!天啊!爽死了!啊!」

江達霖緊抱著楊淑影的屁股,像野獸般似的,以最大的力量將他的大肉棒從她小浪穴裡插進送出。

楊淑影的屁股也不斷用力向上挺動,迎合江達霖強壯的抽插,最後的高潮使她的全身發生痙攣,狂喊浪叫著說:「啊!啊!天啊!我要死了!啊!好舒服!呀!孩子!乖兒子!親兒子!哦!快!快!再快點!哦!啊!用力幹!再幹!用力抽插!你插得媽媽好舒服喔!媽媽要死了!哦!媽媽!要被壞兒子插死了!啊!啊!媽媽不行了!媽媽要泄了!哦!好兒子!親兒子!快射出來!快射出來給媽媽!哦!啊!我要死了!」

江達霖大叫著說:「啊!媽媽!我也射了!啊!」

江達霖用力一頂,將雞巴全根沒入楊淑影的騷小浪穴,讓龜頭頂住她的子宮口,江達霖全身一抖,新鮮的亂倫精液,就這樣全部射進自己的楊淑影的子宮裡。

射精之後,江達霖把楊淑影美麗顫抖的性感裸體抱住不放。當他的陰莖萎縮離開身體時,楊淑影趴在他的胯下,用熱情的舌頭把肉棒上的淫液舔乾淨。

然後,楊淑影和江達霖母子二人就這樣躺在床上,享受亂倫做愛後的舒暢。楊淑影的小浪穴裡面還不斷的流出她親生兒子的精液。

好不容易等到高潮過去後,楊淑影緊緊抱住江達霖,不停的親吻著說:「哦,寶貝!和媽媽操小浪穴爽不爽。」

江達霖也熱烈的親吻著楊淑影,看著她充滿肉欲的眼睛,說:「嗯,爽極了!」

楊淑影說:「比和妹妹操更爽嗎?」

江達霖驚訝的說:「啊!甚麼?」

楊淑影說:「別告訴我你沒操過你妹妹。」

江達霖問: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

楊淑影的呼吸有點急促,母女都和自己的江達霖亂倫的事實,讓她產生極強烈的興奮的說:「我可是你們的媽媽啊!你們兄妹的一舉、一動,難道還能逃得過媽媽的眼光嗎?」

事實,江達霖和他的親生妹妹江小麗的確已經操小浪穴操過好多次了,他們兄妹倆也都遺傳她媽媽的淫蕩本性,江小麗更是像她楊淑影一樣又蕩、又騷。

其實,江小麗在和江達霖亂倫操小浪穴之前幾年,她就和她的好幾個男同學,不知操過幾百遍了,而且江小麗還誘惑了她的親生爸爸和她姦淫。

那是在江小麗十四歲的時候,有一天外公來訪,吃過午飯後各自休息,那天下午非常炎熱,江小麗想到廚房冰箱拿飲料喝,一進廚房就看到楊淑影把整個身子趴在餐桌上,裙子翻到腰部,兩腿淫蕩地大開著,雪白圓翹的屁股高高翹起,而外公楊成雲正用他堅硬的大雞巴,像狗一樣拼命地插幹著楊淑影的小浪穴。

楊淑影瘋狂地擺動著屁股,淫蕩地配合著楊成雲的抽插,拼命地迎合他的動作,口中淫叫著說:「爸爸,快幹女兒的騷小浪穴!喔!爸爸!啊!大雞巴爸爸!快!爸爸!幹我!幹你的淫蕩女兒!女兒的小浪穴好癢!你的雞巴插得女兒快活死了!啊!女兒的騷穴爽死了!」

而楊成雲則更加用力地抽動,他的雙手抱著楊淑影的腰,猛烈的挺動屁股,下體更猛烈地撞擊著女兒的白嫩的臀部,粗魯的吼叫著說:「淑影!你好騷!好淫蕩哦!騷女兒,插死你!幹死你!」。

楊淑影不住喘氣,屁股不斷興奮地向後挺動,配合楊成雲的動作。

楊淑影説:「啊!啊!爸爸!你的大雞巴真大!幹得女兒好爽!哦!大雞巴爸爸!幹得女兒美死了!啊!喔!大力幹女兒!用力幹!啊!爸爸!啊!快點!快啊!好棒啊!啊!女兒的騷小浪穴好爽啊!好爸爸!你好棒!比我老公還會幹!也比哥哥更會幹!啊!好爽!天啊!爽死了!啊!」

江小麗看到楊淑影被楊成雲幹得這麼激烈,她不由得想到她的親生父親江俊明。這時江小麗淫蕩的本性更被挑起。幾天後,在楊淑影回娘家的時後,江小麗誘惑了爸爸得逞。之後,她就不時的找機會,和江達霖、江俊明亂倫操小浪穴。

楊淑影説:「既然!你都知道了,我!我!那你們甚麼時候開始搞的啊?」

江達霖說:「嗯!二年前吧!大約在和你和外公操過後一個月左右吧!」

楊淑影露出淫蕩的眼神,看著自己親生的江達霖,說:「喔!都那麼久了啊。說,到底和誰操小浪穴比較爽?」

江達霖說:「當然是和媽媽操小浪穴最爽啊!每次和媽媽幹時,那種母子相奸的刺激感,和亂倫的意識,都讓我產生極大的興奮。」

江達霖一邊摸著楊淑影粘滿了精液的陰戶,一邊說:「那媽媽呢?媽媽喜歡給誰操啊?是外公呢?舅舅呢?還是我啊?我想一定是舅舅吧!因為我是媽媽和舅舅亂倫操小浪穴所生出來的兒子。」

聽到江達霖說出自己身世,楊淑影好像也不吃驚,她只是微微一笑的問:「你是聽誰說的啊?」

江達霖說:「是外婆親口告訴我的。」

楊淑影說:「噢!想不到你連外婆也搞上了啊!」

楊淑影感到子宮一陣搔癢,心裡想到兒子和她母親操小浪穴的情景,蜜汁就會湧出來。

江達霖也不否認,他繼續撫摸著楊淑影濕答答的陰戶,揶揄地說:「那我不是要叫舅舅、爸爸了,那現在的爸爸知道嗎?難道他不介意?」

楊淑影說:「他還能介意甚麼?你以為你爸爸很清高嗎?告訴你,他不但和你妹妹父、女亂倫,還和你玉蓮姑媽,也就是他的親姊姊亂倫呢!你姑媽的兒子,也是她和你爸爸姊、弟亂倫操小浪穴,所生出來的兒子啊!」

楊淑影和江達霖互相訴說著淫話,變態淫穢的亂倫話題,又激起二人剛退卻的淫興。江達霖半勃起狀態的陰莖一下子又堅硬如鐵,從龜頭前端溢出透明液。

江達霖說:「媽媽,你看姑媽會不會也和他兒子亂倫呢?」

楊淑影緊握江達霖已經硬起來的肉棒用力的搓弄,楊淑影用興奮的口吻淫邪地說:「哪能不亂倫!我不相信你那淫騷的姑媽,會放過他英俊的兒子,我保證她一定會千方百計的,去勾引她的親生兒子來操她那淫騷的肉小浪穴!」

楊淑影腦中立即浮現出江達霖肉棒插在她小肉洞的影像,母子相奸帶來的刺激快感,使的她興奮異常。

楊淑影說:「她不僅和你爸爸姊弟亂倫,還和你的大伯、二伯,也就是她二個哥哥兄妹亂倫操小浪穴呢!」

淫邪的刺激感使楊淑影欲火高漲,楊淑影繼續用充滿興奮的聲音,說:「我猜測你姑媽早就和她親生 兒子亂倫過了。那天你伯母來找我聊天時,就透露了你姑媽的秘密。」

楊淑影說著,她腦海裡面想起那天大嫂對她說的話:「告訴你,小姑玉蓮她有多麼淫賤,我那死鬼和我幹小浪穴的時候,時常會提起他那個淫蕩妹妹,還說他妹妹的小浪穴操起來多舒服,甚至操幹到他淫騷的妹妹失神的時候,要我老公喊她媽媽,當他叫著媽媽,我要幹死你!她就全身發顫騷浪得受不了,口中還一直浪喊著我的心肝兒子,我的乖兒子,把媽媽操死吧!就這樣陶醉在母子亂倫的幻想中,而達到最高潮!」

楊淑影露出淫蕩的眼神,看著自己親生的兒子,用興奮的口吻對江達霖,說:「像你騷浪的玉蓮姑媽,這樣露骨的表現出對母子亂倫的強烈嗜癖,還會不和自己兒子操小浪穴嗎?」

楊淑影已經忍不住了,她越說就越使她欲火難熬,楊淑影用力柔搓江達霖肉棒。猛的用她那性感濕潤的雙唇蓋住江達霖的嘴,立刻開始兇猛的熱吻。

楊淑影和江達霖母子倆熱情而狂亂地擁吻著,楊淑影貪婪的吸吮江達霖舌頭,兩人的舌頭熱情緊密地交纏著,拼命吸吮對方。

結束長吻後,楊淑影呼吸急促,用沙啞興奮的聲音催促著說:「快幹我,乖兒子!快,快插我!插媽媽的肉洞!媽媽肉洞癢死了!媽媽需要你的大雞巴!快!快用你的大雞巴!幹你的親媽媽,乖兒子!快!我要你的肉棒馬上插進來!」

江達霖看到楊淑影那種騷癢難耐的淫賤模樣,他再也無法忍耐,江達霖猛一翻身壓在楊淑影身上,右手握著粗硬的大雞巴,對準楊淑影濕漉漉的肉洞,然後抱緊她的柳腰,屁股猛力的向前挺,肉棒插入後就猛烈抽插。

江達霖說:「媽媽,你這騷貨,我要幹死你!幹死你這騷貨!」

楊淑影淫蕩的扭動屁股,歇斯底裡地大叫著說:「好!對!媽媽是騷貨,媽媽要兒子幹我!媽媽要你!天天干我!我的好兒子!你的大雞巴!幹得媽媽好爽!媽媽讓你幹死了!啊啊!用力幹我!啊!壞孩子!幹媽媽的騷穴!喔!喔!喔!媽媽會爽死!媽媽要死了!兒子的大雞巴!幹得媽媽好爽!達霖!好好的!幹!用力的!幹!幹媽媽的浪小浪穴!快!媽媽!爽死了!」

江達霖一邊幹著,一邊用力揉搓著楊淑影豐滿的豪乳,並用嘴吸著、用舌頭撥弄著。成熟的肉體受到江達霖猛烈的抽插,使得楊淑影陷入瘋狂的狀態。

楊淑影浪叫著說:「啊!我的好兒子!你幹死媽媽了!用力的幹吧!狠狠地抽插媽媽的淫小浪穴!哦!受不了了!快!再用力插!用力操!好!喔!媽媽的浪小浪穴快要被你幹破了!哦!噢!啊!媽媽爽到上天了!哦!你這操媽媽的壞兒子!用力幹媽媽吧!媽媽快要丟了!喔!」

江達霖聽到楊淑影的浪叫,一陣興奮,更加賣力地抽插著說:「媽媽,我要幹死你!你這臭穴,你這淫婦,我要幹破你的臭穴,幹死你!幹死你!幹死你這騷貨!」

楊淑影成熟的火熱陰戶裡,猛烈收縮和痙攣。陰壁上層層、疊疊的皺褶不斷地摩擦著棒身,那種摩擦肉棒的美妙感,使江達霖忍不住發出快感的哼叫著說:「啊!媽媽!爽死我了!媽媽!我!快受不了了!快射了!啊!」

接著,江達霖聽到楊淑影呻吟著說:「哦!真爽!真舒服!啊!快,幹我!我騷小浪穴生出來的好兒子!快幹媽媽!快用力幹!幹穿媽媽的騷小浪穴!快用我生給你的大雞巴!幹你的媽媽!」

江達霖說:「喔,媽媽!對!再淫蕩一點!我要你再說更淫蕩、更下賤的話!越下賤越刺激!這樣幹得你更爽對不對?!」

楊淑影呻吟著說:「哦!對!我喜歡亂倫!喜歡被兒子抽插!被親生兒子幹的感覺太棒了!喔!天啊!母子亂倫的感覺真是棒極了!啊!啊!達霖!乖兒子!喔!媽媽!好舒服喔!你的!大雞巴!幹得!媽媽!好爽啊!喔!爽死媽媽了!啊!」

江達霖趴在楊淑影身上,屁股正一上、一下用力的幹著她。而楊淑影則淫蕩地配合著江達霖的抽插,上下擡著屁股,口中淫叫著說:「喔!好兒子!快幹媽媽!喔!達霖!啊!寶貝!乖兒子!我大雞巴的兒子!啊!你的雞巴!插得媽媽快活死了!啊!媽媽的騷小浪穴爽死了!」

楊淑影的臀部正用力的往上頂,整個騷小浪穴裡的嫩肉更像怕失去雞巴般,死命夾著江達霖的雞巴。

江達霖說:「啊!媽媽!你!喔!夾得我爽死了!啊!」

楊淑影手指擦紅色指甲油的雙手,緊緊抱住自己江達霖的屁股用力往下按,臀部更不停的往上頂著扭動,好讓插在她那小騷穴裡的大肉棒,能更快的插著騷癢的小浪穴。

楊淑影說:「我的好兒子!你的!大雞巴!幹得媽媽好爽!媽媽!要你!天天!幹我!達霖!好好的!幹!用力的幹!啊!爽死媽媽了!」

江達霖感受到楊淑影騷穴裡的嫩肉死命夾著的快感,他的雙手抱著楊淑影的屁股,奮力地往下猛操著說:「媽媽!我這樣幹你!爽不爽!我的!雞巴!大不大!媽媽的小小浪穴!好緊!好美喔!你親生兒子的雞巴!被夾的好爽!媽媽!我好愛!你!啊!」

楊淑影抱住江達霖的屁股,她的肥臀瘋狂往上頂,猛烈搖頭享受快感,呻吟起來說:「喔!達霖!你真是太棒了!你的大雞巴!比你爸爸還大!插死我了!」

江達霖說:「媽媽!你的小浪穴好緊!夾得牫雞巴好舒服!我要天天干你!好媽媽!喔!我的淫賤的媽媽!」

江達霖更加用力地抽動起來,楊淑影快樂地呻吟著說:「哦!哦!好呀!媽媽天天讓你幹!讓你操!哦!哦!我自己親生的兒子!正用他的!又粗!又長的!大雞巴在幹我!哦!好!好!哦!乖兒子!幹我!幹我!哦!幹穿我!哦!啊!啊!哦!我的心肝寶貝兒子!幹死媽媽了!哦!哦!啊!」

楊淑影的淫水不斷地從騷小浪穴裡泄出來,挺起腰來配合江達霖的抽插,讓自己更舒服。

江達霖說:「媽媽!兒子幹你的騷小浪穴!爽不爽!啊!喔!媽媽的小小浪穴!好緊!兒子的雞巴!被夾的好爽!好舒服!媽媽!我愛你!我要永遠幹你!操你!操死你!媽媽!啊!」

楊淑影說:「啊!好兒子!啊!用力!喔!用力啊!對!好棒啊!好爽啊!我的好兒子!啊!大雞巴兒子!啊!你抽插的媽媽好舒服!喔!好快活啊!啊!我要被親兒子!喔!插死了!啊!」

江達霖將頭貼在楊淑影豐滿的雙乳上,嘴不停的輪流在媽媽的雙乳吻著、吸著,有時更用雙手猛抓兩個肥乳,抓得變形。

楊淑影說:「啊!對!就這樣!啊!用力幹!啊!對!兒子幹死媽媽的淫小浪穴!啊!把媽媽的騷小浪穴幹破吧!啊!爽啊!再!再來!啊!媽媽的好兒子!喔!媽媽愛死你了!啊!你把媽媽幹得好爽!啊!真的好爽啊!爽死了!」

「卜滋、蔔滋」淫水使楊淑影的肉小浪穴與江達霖的陽具激烈地接觸,發出了淫靡的聲音。

楊淑影說:「啊,好極了!我的好兒子!射進來吧!乖孩子!要全部射進!媽媽的子宮裡面!讓媽媽懷孕!哦!媽媽也要泄了!孩子,我們一起泄吧!哦!哦!快射在媽媽的裡面,讓媽媽懷自己親兒子的種!給自己的親兒子生個孩子!啊!喔!喔!乖兒子!啊,媽媽快被你!幹死了!啊!啊!快泄了!媽媽快要死了!泄了!啊!泄出來了!」

楊淑影劇烈的拱起身子,狂暴地扭動著屁股,接著身體開始痙攣,陰道劇烈地抽搐著,一股灼熱的陰精突然湧出。遭到熱液的衝擊,江達霖再也忍峻不住。

江達霖說:「啊!媽媽!我已經不行了!我射給你!兒子要射進媽媽的子宮裡!啊!」

歡樂的呼叫聲後,江達霖的手抓緊了楊淑影彈性的豐滿乳房,一陣哆嗦,尾椎一麻,一股白濁的精液射進楊淑影的子宮深處。